三个月狂涨2000万粉丝,半年获赞2个亿,他们凭什么爆红?
2019-07-21 22:08:43雅谷中文网

1周,粉丝狂涨500万,3个月,粉丝突破2000万……短视频的发展让更多普通人走入大众的视野。

他们有时仅凭借一句话、一个段子、一个舞蹈就能迅速走红,成为现象级网红。

但互联网更新换代之快,爆红之后有些红人很快遭到淘汰、被观众遗忘,有些却借势迅速形成内容IP化。那些留下来的短视频博主,他们身上的标签已经不只是一夜爆红,更多的是对时代环境、内容创作的思考。

中国新闻周刊有意思TV以「爆红的背面」为主题,拍摄了在抖音上有着3000万粉丝的“多余和毛毛姐”、1400万粉丝的“仙女酵母”。他们爆红背后的故事,预示着一些变化正在这个时代发生。

一夜爆红靠爆款

很难想象一个人的一年,可以“塞”进这么多事。

2018年初,26岁的贵州男生余兆和,从工作了三年的报社离职,开始四处旅行。间隙,他会在抖音上发些自己游记、唱歌的短视频。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他成功转型为“毛毛姐”,签约北京的一家网红经济公司,发布了近200条视频,粉丝暴涨至3000万,并创造了抖音一周涨粉250万的纪录。

有了流量,各种合作开始不断找上门来。他亮相戛纳电影节红毯,作为选手参与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帮京东卖手机,和支付宝合作抽全球锦鲤,平均每月接5、6条广告。今年春节,他给妈妈买了套房子。

他有点无奈地说,现在连酒吧都不能去了,因为有一次他让“现场堵住了”。但更多的时候,是根本就没时间去,因为要北京贵州两地飞。

这一年,用余兆和自己的话来说,是人生中变化最大、最特别的一年。而他从默默无闻到成为抖音现象级、头部红人,过程有点像“被金蛋砸中”。

2018年10月22日,他发布了一条《城里人和我们蹦迪的不同》的视频,里面他扮演的“毛毛姐”一句“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迅速引来一大波网友的模仿,其中不乏杨紫、迪丽热巴等明星。一直到现在,这句话仍然是网络上炙手可热的“梗”。

这条视频最终收获了250万个点赞,这让余兆和坚定了要把“毛毛姐”系列视频做下去的决心。担心“毛毛姐”的形象过于夸张,他又设置了“多余”的形象,一人分饰两角,一男一女,一正一邪。

“这两个人就像我性格中的两面,”余兆和说,他把自己的性格中火辣和沉闷的一面单独拿出来,无限放大后就是现在心直口快、疯闹的毛毛姐和安静理性的多余。

“多余和毛毛姐”的爆红,可以说是完美诠释了在短视频领域的一条主要定律:

爆款是新人上位的不二法则。

“仙女酵母”的走红也同样如此。

研究生毕业前,“仙女酵母”帮一家美瞳公司拍摄广告,效果不错,对方邀请她加入成为一个短视频博主。当时摆在她面前的选择是进高校工作或继续读博,但她最终决定给自己半年时间,看看自己是否适合短视频行业。

在成为举止优雅、脑回路奇特的“三届接线员”之前,酵母还不是仙女。早期团队曾尝试过情感话题、音乐MV两类短视频,但粉丝卡在20万后进入了瓶颈。

“可能因为人设模糊,内容风格也比较摇摆。抖音上类似内容太多了,这条路很难走。”“仙女酵母”回忆。

之后团队对该账号从人设定位、服装场景到内容节奏等方面,进行了重大改版。

主角人设变成了一个有点做作又不失可爱的仙女,住在一个神秘的城堡,负责接听人间电话。她穿着复古华丽,场景和道具也很精致,接电话时看似云淡风轻,随口说出的“大实话”却毒舌戳心。

在发布了几个新内容后,“仙女酵母”人气飙升。随后一条作品的点赞量达到前所未有的两百万量级,粉丝也在当天突破百万。那条爆款视频只有四句对话:

打电话者:酵母,我想养条龙。

仙女酵母:你最好现实一点。

打电话者:我想要个男朋友。

仙女酵母:龙要什么颜色?

“仙女酵母”爆红作品《我想养条龙》

这个爆款让“仙女酵母”确定了日后的发展方向:魔幻的故事背景、人设鲜明的主角以及情感答疑的毒鸡汤。

观察“毛毛姐”和“仙女酵母”的走红,除了爆款,都有一个共同点:高辨识度。在千篇一律的网红脸中,“毛毛姐”一头标志性的橘红色假发,浓浓乡村风格的穿搭,“贵普”和夸张魔性的笑声,以及反串、一人分饰两角,让观众形成了稳定而清晰的记忆点。

“仙女酵母”固定的打电话场景,精致复古的装扮,以及傲娇毒舌的金句,同样在持续不断地对观众重复、深化,使其印象深刻。

但并不是有爆款、有辨识度,就能永久地轻松收割流量红利。

如果说一夜爆红多少有点运气的成分,那在爆红之后还能够持续产出优质的内容保持关注度,可以说是摆在每个内容创作者面前的问题。

如何在大浪淘沙中留下

粉丝突破3000万后,“毛毛姐”却显得有些焦虑:“3000万是一个坎儿,现在粉丝增长没以前快了,也有粉丝留言最近的视频都没那么好笑了。”

改版三个月后,“仙女酵母”遇到第二次瓶颈期。负面声音渐涌,有网友认为酵母的梗很老,又没什么演技,还有人说酵母每天只会坐着接电话……“我们也会思考固定化的场景带来的审美疲劳,以及一直翻拍一些老梗,梗总会被用完的,会有一个在创作上跳不出的感觉。”“仙女酵母”说。

对内容创作者来说,一个没有办法避免的魔咒就是遭遇瓶颈期。平台同质化的内容越来越多,用户变得越来越挑剔,不容易被取悦。

“毛毛姐”坦言,有时候“想梗会想到夜里睡不着”。从小由母亲带大的他,更懂得关心和观察周边女生,这是他汲取灵感的来源:女生失恋的表现、女生购物心理、恋爱见家长……这意味着他要不停地去琢磨女生那些隐秘的小心思。

一直都有梗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还要通过“毛毛姐”的肢体语言形象生动地表现出来。不是专业出身的他,有时一个不到一分钟一拍就是一天,“拍到自己看了都笑为止。”

为了在表演上有所突破,“毛毛姐”开始找老师上专业的表演课,还给自己设定了长远的目标:成为一名喜剧演员。他陆续参加一些电视表演比赛,试图突破短视频创作,走向更大的舞台。

“仙女酵母”团队总结其他账号转型经验,迅速进行了第二次改版尝试。目前“仙女酵母”和其他几个账号共同组成了名为“童话镇”的内容矩阵,统一用欧洲古典风格做故事背景,创作新时代童话故事。

“这样一来,能创作的内容就多了,可以是我和闺蜜的日常,可以是复古穿搭,就不局限于坐着接电话了。”“仙女酵母”说。

这次改版为仙女酵母带来的商业价值不容小觑,但她认为目前最困难的是如何做到商业和内容之间的平衡,“整个团队经常为了广告如何柔性植入剧情想破脑袋,但甲方有甲方的要求。粉丝如果反映‘又打广告’,看到这样的评论我们也很焦虑。”

“毛毛姐”认为广告是基于内容的,过度频繁的广告会损害粉丝黏性:“一个月我最多接五六条广告。这个东西要细水才能长流,你内容不做好,全去接广告了,这一波过了,你就真的过了。”

两人对商业与内容的思考,都是基于目前国内的网络环境:网红数量呈爆炸式增长并早已达到饱和状态,网友对网红的“抵抗力”也越来越强。

“担心自己有一天会不红了吗?”记者问。

“有焦虑,前段时间状态特别不好,一有时间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过渡期来重建我新生活的秩序,”“仙女酵母”说,“也许做短视频只是我目前的工作,未来我还是想看看自己还有哪些可能性,不局限于短视频这一件事上。”

“就算有一天大家觉得不好看了,不想关注了,那我这段时间的使命就完成了。我在一个时期,给大家带来了那么多欢乐。很多人可能几十年也没有那么多人会认识他,我已经很幸运了。”毛毛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