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三级片的女演员如何生存

“秀身材可以考验女演员对激情表演的接受程度,她是不是放得开,现场考验一下就知道了,犹豫的基本都会被刷下来。”

今年香港电影市场三级片热潮再次兴起,英皇开拍电影《雏妓》获得阿Sa蔡卓妍及任达华担纲,票房大获成功,更有望冲击国际及香港的电影大奖。王晶以三百万元港币的低成本开拍《鸭王》,不但成功捧红女主演之一袁嘉敏,票房获利最少五百万港元。《雏妓》和《鸭王》的成功,让不少知名演员也纷纷试水主动求“脱”。今年五月,彭浩翔计划开拍情色三级片《同班同学》,除了力邀知名女星全裸上阵外,余文乐和古天乐也将客串嫖客。

出演三级片的女演员,在业内面临的是怎样的处境?她们又有着怎样的心态?

面试需全裸360度试镜

出身于草根家庭的袁嘉敏,十三岁往澳洲读书,大学时为赚生活费要做数份兼职,2009年袁嘉敏参加香港小姐选举,虽然三甲不入,但因为吴君如提名而获得关注,最终获得“最上镜小姐”头衔,并签约成为TVB艺员。她坦言在TVB时只被分配到打酱油角色,月收入1万港币无法生活,于是决定拍脱戏求生存。

据悉,王晶准备开拍《鸭王》时,袁嘉敏曾近乎全裸试镜。回忆起当时情景,袁嘉敏坦言王晶要求很高:“因为他想找一个很自然的女演员,他要看是否匀称、皮肤颜色等每方面,不只是胸部大小。”所以她在王晶面前脱得只剩内裤,王晶看完以后对她的34D身材大感满意,并评价“天然,颜色像鬼妹,不太像亚洲人”。最终她得以试镜成功,获得这个角色。

事实上,全裸试镜并非王晶的“专利”,许多导演在挑选激情戏女主角时,面试都会要求不同程度的裸露。操刀过《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一路向西》的香港导演胡耀辉透露,《一路向西》开拍前于多地试镜,吸引超过百名愿意宽衣解带的女演员,为确保尺寸符合要求,必须实际目测,还要求必须360度试镜。

曾经在前几年香港一部三级片中担任制片助理的小W,就解释了面试要求全裸的原因:“因为现在的女性内衣功能太强大了,面试穿着内衣根本看不出真实的身形来。亚洲女生普遍上围不会很突出,屁股却比较宽而扁平,穿着衣服前凸后翘,脱了衣服往往就走了形,完全不是那回事。另外一点是,秀身材可以考验女演员对激情表演的接受程度,她是不是放得开,现场考验一下就知道了,犹豫的基本都会被刷下来。”

争取到角色之后,女主角还要做大量保养工作。为了拍出更完美的身形,袁嘉敏透露在开拍前三个星期就开始每天做运动,以及用特别的方法蒸桑拿消脂及保养皮肤:“先蒸20分钟,然后从头到脚冲冷水澡,期间用刷子刷走全身死皮,及疏通淋巴,整个程序做3次。”加上配合有机食物餐单,开拍前她成功瘦身一圈。此外,袁嘉敏还要十分注意不能磕碰身体,避免留下疤痕耗费大量后期修正工夫。

拍摄时与导演斗智斗勇

到了正式进入拍摄,女演员才真正开始面临极大考验,而各种陷阱以及勾心斗角更是让女星们防不胜防。

女星拍激情戏时,不按照剧本合同走、被无故加床戏、不注重演员隐私等情况,是最普遍的“潜规则”。袁嘉敏就表示,自己在拍摄期间导演临时将情欲戏由两场变六场,而且部分场景也是临时加插。“一开始监制王晶跟我讲,只有两场情欲戏。其中一场戏凌晨一两点在游艇上拍,到了现场才知道加戏,而且说拍就拍,当时我身边没有带助手,只能半推半就拍了,当时也有哭,但是也没有办法拒绝。”

对于这点,小W也表示因为演员合同条款很多比较模糊,在实际拍摄中确实容易有空子可钻:“演员在签合约之前,一般只会在合同上注明有多少场,大概是什么个内容,但实际拍摄上难免要加上导演现场的创作,要怎么表现这个感觉,这个不可能很清晰地写在合同上。”他也承认,除非女星的后台比较强大,否则一般遇到这种临时加戏、亲密镜头加码的情况,大多女星也只能吃哑巴亏:“整个团队就站在你面前,景弄好了,灯光打好了,你拍不拍、做不做?都是刚入行的新人,不答应怕不怕得罪人?一场不拍,要是导演威胁把之前的戏都删干净,那之前的不就白拍了,所以不干也得干啊。”

万一女演员打死不肯就范呢?比如狄娜拍《大军阀》时,就被导演李翰祥偷偷以隐藏摄影机拍下她的露点场面,但小W表示现在偷拍侵犯隐私权容易吃官司,所以不会有人这样干,“但其实很好解决,后期找个裸替,拍一些没有脸的大特写,直接剪到你的片子里,到时播出来了也说不清。”

此外,女演员还要随时严防男主角揩油“咸猪手”,例如在导演没有要求的情况下被男主角舌吻、触摸重点部位、乱蹭等等。叶子楣当年在某个影片中就被临时加演了一场“舔脚趾”的镜头,现场导演摄像就纷纷争抢出演那只“脚趾”。此外,女演员得罪导演后果可能很严重,“听说以前有一个女演员不知怎么得罪了导演,后来要拍一场床戏,原本说好是要清场,只剩男主角、导演和摄像,结果到了开拍时,全场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态,谁也不肯主动走人。导演估计也有点教训她的意思,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女演员就是在全场注目礼下完成的床戏。”

因激情戏患情绪病很普遍

千万别以为出演激情戏的明星闹情绪病是“矫情”或是噱头,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她们身上极其普遍。陈静凭彭浩翔电影《低俗喜剧》夺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后,就曾因压力大萌生过退出幕前的念头。在与影迷“暂别”的留言中,她明确提到了大尺度演出后面临的心理问题:“生活好累,人言可畏。压力、痛苦,总是一起来。家庭、情绪、健康和感情问题,让我下了这决定,我要退出幕前演员工作,回到原来的生活,我只不过是个平凡人,就让我过平凡的生活吧。”此外,出演《3D肉蒲团》的内地女星蓝燕,就被曝不堪忍受拍裸露戏的压力,接拍电影后一直患有抑郁症,电影完工后随即向公司请假“人间蒸发”,让家人一度担心她会一时想不开而报警求助。而韩国女星李恩珠拍罢《红字》后突然自杀,在遗书中她就写道,《红字》中33处裸露镜头和大尺度的床戏让她承受到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巨大压力,在抑郁症和失眠折磨下最终选择了不归路。在观众看来拍激情戏更加“占便宜”的男演员,对此也未能幸免。曾出演过多部三级片的徐锦江,就在访谈节目中透露被抑郁症缠身十多年,发作时性格暴躁,要长期服用药物控制情绪。

而对于袁嘉敏来说,拍摄时的尴尬和委屈固然需要长时间克服,但最终让她压力“爆表”的还是之后发生的“漏片”一事。电影正式上映前,一部分没有做后期马赛克处理的激情片段在网上已疯传。袁嘉敏坦言为此情绪出现异常:“晚上失眠,白天精神紧张吃不下饭,在街上走都害怕到手发抖。”

制片助理小W向记者证实:“演员在拍戏期间出现情绪波动是很正常的,虽然她们比较放得开,但毕竟还是正常人,很多动作她们下意识还是会有抗拒情绪的,这是身体本能。万一演员自我情绪调节不到位,或者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好,往往容易崩溃。”那么剧组会有什么方法解决呢?“开拍前我们会观察演员的情绪动作,比如和她闲聊一下,让她做做瑜伽动作,如果发现跟平时状态有点不一样,一般就是演员紧张没放开,这时导演会先安排一些周边的戏份,让演员慢慢进入状态。”

小W表示,有的剧组也会请心理辅导人员定期了解演员的心理状况,曾经有剧组甚至试过请心理医生驻场,给演员做沟通辅导。

有人当影后,有人依旧落魄

叶玉卿、叶子楣、李丽珍、温碧霞等在香港三级片市场鼎盛时期领军的多位性感女星,都凭借“脱”或赚得第一桶金,或成功摆脱经济困境。还有舒淇、徐若萱、翁虹等,都是曾经拍过大尺度电影,而后又成功转型的女演员代表。

面对如此多成功了的前辈,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现在很多女演员并不排斥、甚至更愿意出演大尺度的作品。某影视公司宣传Z先生就坦言:“现在有的女星尤其是新人还有三四线女星,事实上一点也不会排斥影片安排一些大胆的镜头,像湿吻、滚床单甚至后背全裸之类的,只要和她解释清楚原因,很多演员都是能够接受的,因为不仅吸引眼球,后期宣传也肯定以这个为卖点,这对于她们来说,很有可能就是一炮打响名气的敲门砖。如果剧本足够有发挥,对于一二线的女星来说那就叫‘演艺事业大突破’,所以能请动她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鸭王》反响不俗,相比起参选港姐后在TVB担任不痛不痒的角色,袁嘉敏这次总算是闯出一点名堂,对此她坦言绝不后悔离开TVB出来当艳星:“如果有定型也是一件好事,宁愿形象鲜明,观众可以印象深刻,起码比大家对我印象模糊要好,像以前那样的生活才让我抑郁呢。假如下次有更好的剧本,会考虑更大胆的尝试。”不过,拍完《鸭王》后的袁嘉敏现在仍每月交万元房租住在中环唐楼,平日生活依旧节约,甚少买名牌,她坦言:“脱了也没觉得自己成名,这部戏成功不等于下半辈子不愁。现在反而有些迷茫,三十岁才走这条路,感觉自己很孤单。”

纵观以前曾出演激情戏而走红一时的女星,更多的仍旧是昙花一现默默无闻,或退出改行,或数年后依旧面临转型难的困境。

昔日香港艳星郑艳丽此前就被发现身材走形,在快餐店当服务员。台湾比基尼小姐滕子萱转型做助理主持,却因曾拍过三级片及裸照的关系被电视台“炒鱿鱼”。《一路向西》女主角王李丹妮此前也曾表示,拍脱戏是为了赚快钱完成自己开诊所做医生的理想,但讽刺的是艳星身份恰恰成了她当医生这类专业人士的最大阻碍,现在貌似“有点难回头了”。

谈到对她们转型前景的看法,Z先生坦言“多数情况下不看好”,“一方面是她们大多演技并不算好,阻碍了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另外就是观众的观念是难以改变的,你用一个走性感路线的演员拍没有性感镜头的戏,观众十有八九会觉得自己‘受骗了’,片方那不是自己找骂吗?”

而对于她们的商业价值,去年曾邀请过香港某艳星出席活动的广州一家公关公司负责人也坦言,她们或许话题性十足,但商业价值其实并不高:“短期身价或许会看涨,但是长期来说的话,除非是某些特殊商品如内衣、避孕用品等的宣传,正常情况下,大多数厂商还是希望代言人能够有比较健康的形象。从以往的项目看,我们与性感女星合作的机会是比较少的。”